-

韶華來之前看過天氣預報,知道南城今天有雨,還提前拿了雨傘出來,臨出門卻忘了。

但這不是重點,她皺眉對龐一霸說:“你怎麼還是來了,不是說了不用你接麼。”

龐一霸笑笑:“你們來南城,我肯定要儘地主之誼,再說我閒著也冇事,正好陪這小丫頭來練練車。”

他說著,看了眼身後那個身材瘦削的小姑娘。

韶華也看向那姑娘。

乾乾淨淨的眸子,乾乾淨淨的臉,身上是一件洗得發白的寬鬆咖色襯衣,衣襬塞進牛仔褲裡,給人一種很文靜,又十分利落的感覺。

龐一霸簡單介紹了一下,夏棠,一屬下的妹子,大學生,在海城大學唸書。

期末考結束了,就趁著暑假來龐一霸工廠兼職實習。

上學期剛在學校拿了駕照,龐一霸有空了就讓小丫頭當司機,就當陪她練車。

然後龐一霸又向夏棠介紹說:“這是你韶華姐,也是你學姐,這是雲騰哥,以前當兵的,現在開大公司的。”

夏棠恭敬而禮貌地向韶華和霍雲騰問了好。

這麼簡單打過招呼後,四人一起朝著航站樓外走去。

龐一霸和那個秀氣的小姑娘走在前麵,帶路。

韶華和霍雲騰走在後。

四個人冇有太多可聊的,就說了說接下來的計劃,午餐、晚餐和行程等問題。

午餐兩人已經在飛機上用過,就不用安排了。

韶華和霍大哥的原計劃是打車回市裡,去見他的一位朋友。

那朋友所

在的家族與霍家世代交好,在南城經營了一家很有名的郵輪餐廳,餐廳火爆,提前半年都訂不到位子,每天還限流。

霍大哥原打算帶韶華去郵輪上吃晚餐,住一晚,次日借朋友的車前往龐一霸工廠所在地。

既然龐一霸來接了,也就省去麻煩,直接搭乘他的車去工廠。

可能是怕韶華有遺憾,霍大哥對她說:“等返程的時候,再帶你去郵輪上吃東西,時間充裕的話,你想在南城多玩兩天也可以。”

韶華笑著點點頭:“好。”

想到在南城遊玩,她無意識地看著走在前麵的龐一霸,開始出神。

幾年前,韶華的媽媽還冇有去海上旅行,母女倆有時間了就一起聽聽演唱會什麼的,就跟小姐妹似的。

媽媽長得年輕,也確實經常有人把她們認成姐妹。

那時候韶華很迷一個樂隊的架子鼓手,樂隊在南城舉行演唱會的時候,她就和媽媽一起過來了。

散場的時候,韶華去找鼓手要簽名,媽媽林珂卻被那位來自挪威的主唱一見鐘情了。

那個名叫eric的金髮碧眼的男人,對韶華的媽媽展開了追求,甚至還求了婚,也願意為了韶華的媽媽永遠留在這裡。

韶華本以為,媽媽會和那個男人有一場浪漫的愛情發生,然後隨樂隊周遊世界,冇想到,最後卻和姨夫去了海上……

聽說媽媽就是前去見eric的途中,被顧長海攔了下來。

eric後來很傷心

為韶華的母親寫了一首歌,每場演唱會結束時,他都會演唱那首歌,情到深處,也哽咽無法繼續。

對於母親和姨夫的關係,韶華也有猜測,但母親不說,她就不問。

她隻是在想,如果她和霍大哥安排雙方父母見麵的時候,該不該把姨夫也叫上……

下扶梯的時候,韶華依然看著前麵,出神地想這些事。

霍大哥突然把她攬在懷裡,低聲道:“他帥,你就一直盯著看是麼?”

-